阿克苏信息港

当前位置:

绳索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阿克苏信息港

导读

(一)  夏丽丽拿起一本《读者》杂志,一屁股坐在电脑椅上,在午后的阳光下,用半坐半躺的姿势翻看着。  今天是周日,不用去上课,自从昨天搬到这

(一)  夏丽丽拿起一本《读者》杂志,一屁股坐在电脑椅上,在午后的阳光下,用半坐半躺的姿势翻看着。  今天是周日,不用去上课,自从昨天搬到这个裕丰小区后,夏丽丽的心情顿时轻松多了。原因是暂离了父母的管制,可以无拘无束的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她一直渴望这样的生活,这次因为学校实在离家太远,高一的上半学期光上学来回就要花去3小时的时间,十分疲劳,又加上父母不大放心,所以下半学期只能到学校附近租了套房子,这样,才给了夏丽丽这么个机会如愿以偿。  不知不觉,她已经合上书躺在了电脑椅上,显然,午后强烈的阳光容易使人困倦,夏丽丽甜甜的、静静的做着午睡的梦。  夏丽丽租的这套房子是在六楼,当时是托一个住在附近的亲戚租的,因为是在六楼,所以租金相对便宜了许多,而且里面的家具、电器设备等全部都是现成的,也就省去了许多麻烦,据房东所说,在这之前这里曾住着一户人家,后来他们就不住了,而这套房子就委托中介公司代卖,包括里面的家具电器等,房东当时也是通过中介才买到的,准备用来出租,而夏丽丽也正好是房东的个租客。  “早上好!”夏丽丽是一个很开朗、很懂礼貌的女孩,每天早上骑自行车经过小区时,都会对这里几个老保安打招呼,尽管她才来了几天。几个保安也往往都是笑着回应。  夏丽丽就读的高中离裕丰小区很近,骑自行车只需7、8分钟就可到达,比起以前的来回三小时,简单是天壤之别。正因为离这所高中比较近的缘故,所以在裕丰小区里像夏丽丽那样租房的很多,这也是许多房东看中这里房子的原因之一吧。  日子总是过的非常快,转眼间已经到了星期五了,已接近周末,夏丽丽也已经在这里住了六天了,头两天在这里睡多少还有点不习惯,但现在已经好多了。  阳光直射在夏丽丽的脸上,夏丽丽迷瞪着眼睛,从床上爬了起来。  (已经星期五了,今天上完课,晚上就可以回家了)  在外租房读书的学生,一般都是双休日回家的。  去完洗手间,整理好背包后,夏丽丽连早餐都不吃就出门了,她从来没有吃早餐的习惯。  突然,她发现进户门下面的缝隙处有一张纸的边角。  (是信?)  她转念一想又不大可能,自己才刚来几天而已,哪会有人给她送信,而且还用这么老土的方式。  她打开门一看,原来是一副画,是用一张A4纸画的,她捡起来端详了一下,画里面是一个小女孩,在她的两边是她的父母,她们三人的手互相拉着。显出一片温馨和睦的气象。从这副画的画工大致能判断出来应该是一个初中生或者高中生画的。  这副画平平无奇,既简单又明了。夏丽丽对画并没有什么兴趣,她心想也许是哪个学生画的画不小心遗失在此吧。她没有多想,直接把画扔在原地,随后奔奔跳跳上学去了。  这才是开学的周,所以本周课程结束后夏丽丽并没有感到特别累,当天晚上她连宿舍都没有回就直接坐车回家了,打算星期天晚上再过来。  因为夏丽丽开朗的性格,所以她很容易和人相处,她身边的朋友也就很多。这个周末她一回家后就有许多朋友找她出去玩。另外,尽管上高中才半学期,但在学校里她也已经认识了许多朋友,一群女孩整天在一起,大家彼此也都互相照顾。  星期天傍晚,夏丽丽坐车来到了宿舍,当她来到宿舍门口时,她惊呆了一下,星期五早上发现的那副画,仿佛没有人动过,依旧原原本本的放在原处。  (为什么没有人来捡呢?)  (也许人家不想要了吧。)  于是,夏丽丽把画捡了起来,想揉成一团后扔进垃圾桶里去,但之后又转念一想,万一有人又来找了呢?她简单的考虑一下后,打算把画放在宿舍的写字台上,一旦有人来找的话就顺便还给她。  不知为何,夏丽丽的直觉告诉她,画这副画的应该是一个女孩,因为画中的那个小女孩,很有可能就是作者本人。  之后的几天,夏丽丽照常上下学。那副画并没有放在心上,直到星期四晚上,也依然没有什么人来找那副画,夏丽丽好几次都想把它扔掉,但转念又想这副画又不会占用许多空间,所以还是放在写字台上。再说这副画表达的就是一种真善美,夏丽丽虽然不喜欢父母那种彻头彻尾的管制,但对他们还是十分依赖和尊重的,所以夏丽丽对这副画的内容还是流露出了些许好感。  星期五早上,夏丽丽照常做完日常工作后出门。突然间,她发现了地上有一样东西,待看清楚后大吃一惊。因为地上又是一副画,而且和上星期那副画一样,也使用了A4纸。  她缓缓的把画拿到了眼前,从画的画工和所用的彩笔可以判断出来,作者明显是同一个人,而且画里面依然是那个小女孩,只是年龄比副显得更大些,但可以肯定是同一个人。而这次这副画里面的内容,是这个女孩拿着彩笔,搬了张折叠桌正在一棵大树下画画。看到了这副之后,夏丽丽可以更坚定的肯定这个作者一定画的是她自己。  这副画的卡通意味很浓,所以很难从画里看出这个作者的长相。不知为何,夏丽丽突然对眼前这副画产生了一丝恶感,同时,先前对自己房间里那副画的好感也顿时消失了。  她现在对这两副画毫无头绪,所以她把第二副画也放进了宿舍,打算抽空到小区门口的保安那边询问一下。看看是不是有人故意在开她玩笑。  夏丽丽宿舍所处的这幢公寓楼紧靠着小区大门口,所以门口的保安应该对这幢楼的情况比较熟悉。  星期天傍晚,夏丽丽照例从家里坐车回到宿舍,在经过小区大门口时,夏丽丽遇到了上学时每天早上都会打招呼的两个保安,对他们夏丽丽已经不感到陌生,她凑了上去,随便问候了一声:  “两位大叔晚饭吃了吗?“  “吃了,刚吃过,你呢?”其中一个保安笑着回应,他们见到夏丽丽心情总是特别愉快。  “我在家就吃过啦,这个……,我能不能问你们一个问题呢?”  两位保安诧异的看着她,随后其中一个笑着回答道:  “当然可以,你随便问吧,只要我们知道的就告诉你。”  “嗯,其实也没什么啦,我就是想问问,我住的这幢公寓楼里,有没有喜爱画画的女孩呢?年龄……,大概……,不是特别大吧?”  突然,两位本来满面春风的保安,脸一下子阴沉了下来,他们盯着夏丽丽琢磨了一会,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了一句:  “小姑娘,你为什么会问这个呢?”  “哦,这个……,是我听朋友说的。”  夏丽丽不由得撒了一个谎。  “对,以前是有一个喜欢画画的女孩住在那幢楼上,但现在不住了。”  其中一个保安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夏丽丽对这个答案并不是特别满意,她很想继续开口追问一句,但话到嘴边还是停住了,因为她觉得莫名其妙去打听别人的事并不是很好,而且她看到两位保安也没有要继续说的意思,所以她还是笑了一笑,表示一下感谢,随后就回宿舍了。  晚上,夏丽丽坐在写字台前,静静的看着那两副画,时不时又拿两副画进行比较。心里面一大堆的疑问。  (是有人故意在开我玩笑吗?是那个爱画画的女孩?可保安说她已经不住在这里了,还是其他人有她的画,拿来开我的玩笑?)  夏丽丽思索了半天,觉得她试想的种种可能性都不切实际,只好妥协。  (算了,反正也只是两副画而已,谁管它那么多。)  想到这,夏丽丽就停止了思考,扔下两副画去忙其他事了。  可到了晚上睡觉时,夏丽丽重新又想起了这个话题,她总觉得那两个保安似乎不大高兴谈起这件事情,而且,她心里其实有个疑问,但当时没有问出来,此时此刻,她却很想知道。  人在睡觉时思考问题是难以入眠的,夏丽丽在床上睁着眼睛望着漆黑的天花板。  这时候,在客厅里突然传出了一丝“吱吱”的声音,声音很轻,就像是绳子勒住某个东西所发出的声响,但响了一下后就停止了。  夏丽丽睁大了眼睛。  (也许是老鼠吧,这里都是些旧公寓,有些老鼠很正常)  夏丽丽把这声音归咎于老鼠,和其他女孩子不同的是,她并不害怕老鼠,她从小就有着一副男孩子的脾气,直到长大后还是如此。  这声音同时也打断了夏丽丽的思绪,她闭上眼睛,静静的就睡着了。  她丝毫不知道,在她睡着后不久,那个“吱吱”声断断续续的又响了起来……  (二)  这几天,夏丽丽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依旧安安心心的上学,有两天晚上还带了女同学回宿舍玩,一群女生坐在一起边吃零食边开玩笑。这样一闹腾后,关于那两副画的种种疑问,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了。  夏丽丽今天早上心情不错,特地提早起来给自己做了点早餐,吃完后,整理了一下晚上要带回家的衣物,提起背包就出门了。锁好门以后,夏丽丽转身正准备离开,突然间背后感到一阵冰凉。  今天早上她那灿烂的心情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此时此刻,她只知道自己心跳加速,脸不由得有些发热。  因为她又看到地上有一副画。而且又在星期五早上。  夏丽丽一时之间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在拿起画看之前,她就几乎可以肯定又是同一个作者。这次这副画上的内容和前两副画又有不同,是一个女孩双手抱着小腿坐在墙角处哭泣,哭的很伤心,因为作者把眼泪画的特别大,当然这明显具有夸张的成分。夏丽丽认得画中的人,那正是在第二副画中,在树阴下画画的那个女孩。  夏丽丽顿时一头雾水,现在让她搞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每次一副画总是出现在星期五早上。  (已经第三副了)  这副画的出现,带给夏丽丽的已经不仅是惊讶了,而是一丝恐惧,夏丽丽对这个从未谋面的作者现在非常讨厌,她恨不得马上找到她臭骂她一顿。但同时,夏丽丽心中那个疑问又徐徐升起,她暗暗发誓,她一定要找到那两个保安再问清楚一些。  因为这第三副画的缘故,夏丽丽今天上课都心不在焉,时不时就会想起那个问题,她现在很后悔当时问两个保安关于那画画女孩的事没有问的彻底。她打算在星期天晚上回宿舍时再去拜访一次。  又到了星期天的傍晚,夏丽丽今天从家里出来的特别早,因为她很迫切的想知道那个问题的答案。  “你们好,两位大叔,今天我又有问题想要请教。”  夏丽丽来到了大门口的保安值班室,两个保安正在吃饭,看见夏丽丽这么开门见山的来访,马上放下手中的客饭盒子迎了过去。  “小姑娘,你又有问题啦?”  “对呀,不好意思又要打扰你们了,这个……,我其实是想问……”夏丽丽有些难以开口。  “没关系你问吧。”另一个保安说道。  “对不起,其实我想了解一下,之前那幢楼上那个爱画画的女孩,她为什么会不住呢?她去了哪里呢?”夏丽丽硬着头皮说完了这段话。  两个保安面面相觑,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了,他们停顿了有整整一分钟,夏丽丽则带着诧异的眼神看着他们。  “她去世了。”其中一个保安缓缓的说道。  不知为何,当夏丽丽听到这一事实后,她并没有显得极为震惊,仿佛在她的内心深处,她早已预料到了是这样的答案,与其说她是来找保安询问,不如说她是来求证。  但尽管如此,夏丽丽得知这一事实后还是感到浑身不自在。两个保安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盯着她看。  “她……,不,那个女孩,她以前住几号房呢?”  “哦,住在602室。”  这一惊非同小可,夏丽丽顿时感到两腿发酥,脸色也变得异常难看。  “小姑娘你不要紧吧?”一个保安略带关心的问。而其实,这两位保安只知道夏丽丽住在那幢楼上,但却不知道她就住在601室。  (就,就在我的隔壁)  夏丽丽脑子里闪电般的回想着她宿舍的邻居。  (那602室似乎现在没有人住,肯定是那女孩去世后搬走了)  夏丽丽有这想法很正常,因为自从她搬到这里后,她从来没有看到过她的邻居。  夏丽丽此时恢复了一点镇静,她还没有就此罢休,所以她又追问了一句:  “大叔,那女孩是怎么去世的呢?生病吗?”  两个保安显得有些惊讶,他们不明白为何夏丽丽会对这个女孩的事追根究底,但他们还是回答了这一问题:  “不,她是在家自尽的。”  “自尽的?”  “对,据说是在学校遇到了点不开心的事,一时想不开就做傻事了,哎,这么好的姑娘,也不知平时父母是怎么管教的……”  夏丽丽没有继续听他们的感慨,她有气无力的说了声谢谢,便转身离去了。两位保安带着诧异的眼神看着她离开他们的视线。  当夏丽丽一步步走上楼梯时,她感到自己的两条腿非常沉重,一边走一边想着关于那副画的事情。  (保安告诉我,那女孩死了。但她的画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门口,这什么意思?到底是谁在恶作剧?他是不是要故意吓我?)  她始终还是认定是有人在和她恶作剧,但至于是谁,出于何种目的,她是一片茫然。  不知不觉她已经来到了六楼,在这时候,她宿舍对面那间602室房吸引了她的注意。她默默的注视着那个女孩曾经的家。  突然间她哆嗦了一下,一丝恐惧感袭上了心头,就像一滴冷水滴在后背那样,使她全身都感到一阵冰冷。  她马上以快的速度打开宿舍门,然后进屋,并且迅速把门关上。随即身子靠在进户门上一声不吭的发呆。   共 23200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男人着急当上爹 警惕这些不育原因
昆明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癫痫治的好的医院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