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苏信息港

当前位置:

九鼎狂尊 第一章 阳性鼎脉

2020/02/15 来源:阿克苏信息港

导读

九鼎狂尊 第一章 阳性鼎脉“破天,你个臭小子赶起床,每天都要老子吼你几句才会从床上爬起来是不是?”“嗯……”器破天迷迷糊糊地的应了

九鼎狂尊 第一章 阳性鼎脉

“破天,你个臭小子赶起床,每天都要老子吼你几句才会从床上爬起来是不是?”

“嗯……”器破天迷迷糊糊地的应了一声,在床上转了个身继续睡他的大觉去了。

器古轩看到这样的情况,有些恼怒,他吼道:“破天!再不起来小心老子动手了!”

“……嗯……别吵……我再睡会儿……”正在睡梦中的破天还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继续头大睡。

“古轩神掌!”一声沉猛的大喝声传入了破天的耳中,他立马坐了起来麻利的穿上衣服迅速的下了床,期间的过程居然不足十秒的时间。

器古轩满意的看着如此麻利的小小少年,他微笑着点了点头,显得非常和蔼可亲,好像是一个慈祥的父亲正在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一样。可是看着器古轩似笑而非笑的样子,他的身体却有些瑟瑟发抖,有些紧张的看着眼前的器古轩。

“你个臭小子还不赶紧给老子洗碗做饭去,还愣在这里找打啊!”器古轩的脸色猛然间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向破天怒喝着道。

“啊,什么,昨天晚上你丫又没有洗碗!我的天呀我的地啊,我怎么就那么命苦呢,这纯粹是孽待儿童啊!世界何其不公,为什么让这个人长我十几年而不是我……”破天向古轩囔囔着说着,他还没有说完就被器古轩一脚踹了出去。

器古轩的脸色猛然一沉,力喝道:“怎么,难道非要让老子动手不可,赶紧给老子洗碗去,要不然你今天就别想吃饭。”

破天终于是悻悻然的走了,临走前他奈的看了一眼器古轩,眼中夹杂着很多复杂的表情,但是多的还是奈。不过还有一种表情令器古轩有些法接受,在这个小他十几岁的小子眼里居然有种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这令器古轩有些法接受。

器古轩转头将床上的被子叠好,他悠然的坐在床上,神情突然变得有些沉闷了起来。

“死古轩,真是越来越懒了,不知道我还是个儿童吗!即使虐待儿童也不能这样啊,连碗都不洗了,真是的!”器破天一边洗碗一边嘀嘀咕咕的,表示对器古轩的不满。

器古轩与器破天生活在一个名为轮回乡的村庄。

整个轮回乡很大,这里的村民有不下上万人,是一个非常大的乡村,在这个上万人的村落里有不少神鼎武士。而且轮回乡的乡长就是一个强大的三级神鼎武士。

虽然放眼整个九鼎神州,三级神鼎武士并不是怎么厉害的人物,但是他也是轮回乡几十里内有数的高手之一了。

在九鼎神州上,每一个人的身体里都有一条鼎脉存在,然而有的人体内的鼎脉属于阴脉,有的人属于阳脉。阴脉看不见,触不着对于修炼鼎气的人来说,这是一条废脉,根本法修炼鼎气。

而要修炼鼎气,成为强大的神鼎武士,体内的那条鼎脉则必须为阳脉。

器破天整日梦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也成为神鼎武士,他就很知足了,再过几天就是测试鼎脉的时候了,如果到时候自己的鼎脉也是阳脉的话,自己就可以成为一名神鼎武士了。

一想到自己也有机会成为神鼎武士,器破天心里就喜滋滋的,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反正是非常开心。

“破天,你在干什么呢,怎么弄的屋子里乌烟瘴气的?”

正在器破天限的遐想中,屋子里传出了器古轩的声音。

“咳咳……”

器古轩不说还好,他一说器破天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炉子里的柴火烧的特别旺,但是炉子上什么也没有,火焰的光芒甚至高过了灶台,一个大铁锅还在器破天左手边的灶台上放着,而器破天的身边烟雾缭绕,陷入遐想中的他对此居然浑然不知情。

噼里啪啦的响声从熊熊燃烧的柴火中发出,器破天的额头上被烟雾熏出了一脸的漆黑。

器破天急忙手忙脚乱的将铁锅放在了炉子上。

“糟了,轩大爷,昨天我炖的那条鱼它给跑了。”

看着空空如也的沉重的铁锅,器破天有些愣神,之后向器古轩喊道。

“你大爷的,那条鱼被老子活吃了,什么跑了,你见过炖熟的鱼还能游走了?”屋里面传出了器古轩气势汹汹的话语:“还有,老子跟你说过多少遍,叫我轩大人,老子有那么老吗,轩大爷,轩你个头啊轩。”

“你大爷。”器破天小声的在心里嘀咕了一声。

“我的轩大人,你活吞了那条鱼,那咱们今天吃啥子?”

一时间整个屋子里安安静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好像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器破天奈了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大锅,他叹了口气,正要离开这里。

此时,器破天突然感到有一股风迎面刮来,器古轩居然在莫名其妙之中就出现在了器破天的面前。

“你……鬼啊……”

器破天突然大叫了起来,因为他看到器古轩就像是瞬间转移一样,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这像极了传说当中的鬼怪。

“臭小子,少见多怪,老子怎么说也是一个神鼎武士,居然被你说成鬼,我可真是丢人到家了。”

“你……是……神鼎武士?”器破天有些不相信。

“怎么,难道非要我真的露两手你才相信吗?”

这些年以来,器破天从来都不知道器古轩是一个神鼎武士,不过他总是神神秘秘的,却给人一种神经兮兮的样子。

“砰!”

器古轩一指出,远处的地面激起了一层尘土,一道指印深入了地面之下。

“你……真是……神鼎武士!”

器破天很是震惊,虽然器古轩一直嘴上说自己是一个神鼎武士,可是他从来都没有在器破天的面前施展过任何神鼎武士的手段。

“羡慕吧!”

器破天愣愣的点点头。

“想不想成为神鼎武士?”

“想!”

器破天想也不想就回答道。

“嘿嘿,小子等你通过鼎脉测试以后再说吧!”

器破天哑然了,器古轩纯粹是故意叼他胃口来的,器破天奈的看着他,但是心中对神鼎武士的渴望却限的升腾了起来。

三日以后。

轮回村的广场上聚集着几千人,远远的望去人头耸动,简直是人山人海,几乎是一眼望不到边,到处都是人影。

嘈杂的声音响彻在这里,一个人的声音或许并不怎么样,但是人一多,到处都有人说话,这里的声音连成一片几乎成为了声音的海洋,震耳欲聋,周围不断回荡着嗡嗡的声响。

在广场的中央有上百个大人与小孩,他们所有人都很激动,其中就有一道孤单的弱小身影。这是一个看起来十一二岁的孩子,虽然他看起来很小,但是在他的脸上却烙印着一种成熟。

这个小孩就是器破天,此时他紧紧的握着弱小的拳头,有些手足措的样子,虽然很紧张,但是他比其他小孩子还是要好很多的,尤其是在他的身边没有一个大人,只有他一个人。

放眼看去,在器破天周围,将近上百个小孩在父母的呵护下,都在静静的期待着,他们红彤彤的小脸以及紧握的拳头,还有一些孩子微微颤抖的身体,都说明了他们的内心非常的紧张。甚至有些胆小怯懦的小女孩在父母的怀抱里轻轻的啜泣着。

看到这些人的样子,器破天的内心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但是他却越来越放松了,似乎身心进入了一种空灵而奇妙的状态中,他的姿态是这里所有小孩里面镇定的一个,甚至他比一些大人看起来还要镇定许多。

“族长大人来啦!”

不知道是什么人喊了一句,虽然这句话的声音并不大,但是一传十,十传百,几乎是在瞬间所有人都看到了有些老态龙钟的老人正在向广场中央缓缓的走来,所有人都很自觉的为老族长让开了空间距离,让他慢慢的向广场中央而去。

在老族长的身侧有两个小孩子,似是在搀扶着老族长,这两个小孩都是粉雕玉琢的样子,非常可爱。

他们一左一右陪伴在老人的身侧,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两个小孩的脸都是通红通红的,尤其是那个小女孩,害羞的已经抬不起头来了,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向前走。小男孩也比小女孩好不到哪里去,尤其是在这么众目睽睽之下,他的脚步甚至有些颤抖。

“又到了一年中紧张的时刻了。”虽然老族长看起来真的很老,已经有一百多岁的样子,但是他的声音还是很雄厚,很有底气,光听他说话的声音,不难判断老族长的生命力还很旺盛。

甚至小破天觉得,老族长比自己印象当中的“轩大人”还要富有生命力。

“我当族长已经三十多年了,也不知道已经经历过多少次鼎脉测试了,但是每到这个时候还是有些激动,尤其是近两年来。或许是人老了,心里容易产生一些涟漪,不像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老族长语气很豪迈,他在说自己老了的时候,很多人都在笑,但是他们看向老族长的眼睛还是很火热,似乎并不认为老族长真的老了。但是没有人打断老族长的话语,他们都在静静的等待老族长把话说下去。

“大家都知道,每一个人体内都有一条脉络,叫鼎脉。不过有人的鼎脉是阳性的,有人则是隐性的。而且阳性鼎脉与隐性鼎脉的占有比例是一比四。也就是说,五个人中,就有可能有一个人是阳性鼎脉。”

老族长缓缓的环视了一下广场上的众人,接着道:“但是,众所周知,阳性鼎脉是有遗传性的,像那些大家族中的人,他们几乎所有人都是阳性鼎脉,很少会出现阴性鼎脉。”

老族长的这一席话,顿时令下面像是滚了锅一样,众人又开始嘈杂了起来,似乎对老族长的这席话很赞同,也很兴奋,一个个眉飞色舞的在下面兴奋的说着。

“大家先静一静。”

老族长的话传遍了场,立时整个广场再次安静了下来。

“所以说,这个比例分布到我们这些普通人中来说,就会有所下降,我估计甚至不到一比五的程度。而且每年我们测试完鼎脉差不多就是这样的结果,一百个人里面也就接近二十个人是阳性鼎脉,尤其是上次。也就是去年经过测试,我们乡一百零一个孩子里面才有十五个人是阳性鼎脉,所幸的是,这十五个人中,是我们历年来资质好的一批。”

老族长一说到这里,下面顿时一阵暗淡,他们都有些垂头丧气的样子。而且站在这里的几千人中几乎都是普通居民,他们都不是阳性鼎脉的拥有者,一生注定只能做个平凡人。只是希望自己的孩子,或者自己的后代中会出现几个资质较好的阳性鼎脉他们就知足了。

只是一切都只是幻想,富有热血的幻想而已。

“好了,我也不多说什么废话了,接下来我先看看今年参加鼎脉测试的这八十六个孩子们。现在,我开始点名,点一个人的名字你们就站到我的面前来,请陪伴孩子们的大人就先都下去吧,把你们的孩子留下。”

“哇……”

“哇……”

老族长的声音一结束,大人们还没有走下站台,就有很多小孩忍受不住这种气氛嚎啕大哭了起来,他们奔跑向自己父母的身边说什么也不离开父母们的怀抱。

老族长平静的看着这一切,慢慢的等待着那些大人们安慰着自己的孩子,让他们乖乖的留在这里。

时间不久就有人陆陆续续的走下了站台,只是留下了一群眼睛红红的孩子,他们有些奈而又惶恐措的站在这里等待着宣布他们的命运。

老族长身旁的小男孩李轩豪孩首先走到了测脉仪前方,他的双手紧紧的握住了测脉仪。

“哗!”

测脉仪上的亮光大亮了起来,所有看到这一切的人,他们的脸上都挂上了兴奋的色彩

,小男孩通过了鼎脉测试,而且看起来他的资质还不错。

“下一个,柳燕儿!”

当李轩豪兴奋的离开测脉仪的时候,老族长也是有些欣慰,他接着喊道。

器破天一直都呆在广场上,在这里加上他一共八十六个孩子测试鼎脉,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后才轮到器破天上场。

现在人们的激情已经都消磨光了,广场上的人也少了很多。

当器破天站在测脉仪前的时候,他身边只有十个通过测试的孩子还在,其他的孩子都哭哭啼啼的离开了。

“砰!”

器破天的手刚刚触摸到测脉仪上,似乎有一道剧烈的声音响起,测脉仪的光芒突然大亮了起来,将整个广场都照的一片通明。

此时,还在广场上站立的所有人,都惊奇的睁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但是,随后,测脉仪上的亮光却消失不见了,看到这样的场景,器破天愣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他居然将测脉仪上的能量部都耗光了,难道说,我们轮回乡出了一个逆天的天才吗?”有人小声的嘀咕着。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