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苏信息港

当前位置:

菊韵道士下山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阿克苏信息港

导读

“哎呦,这不是小神仙嘛,不在山上清修,怎么跑到山下来啦?”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叼着根烟,看着眼前梳着道髻,一身道士打扮的年轻人,声音里带着几分

“哎呦,这不是小神仙嘛,不在山上清修,怎么跑到山下来啦?”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叼着根烟,看着眼前梳着道髻,一身道士打扮的年轻人,声音里带着几分调侃,但也不乏关切,他走过去,接过小道士提着的行李,“走了,老二,老爹在家里等着你,你在山上这十五年,老爷子可是从来没有忘过你。你亲哥我啊,都快嫉妒死了。”他微眯着眼,“不过你回来了,很多事情,我就不需要那么操心了。回来之后好好熟悉熟悉家里的事务,以后家里的事情就交给你打理了,我就偷个懒。”说着,一只胳膊已经搭在了小道士的肩膀上,“小子,这回回来了,就在家里好好住住吧,这么多年你一个人在山上,辛苦你了。”情真意切,让人倍觉温暖。  小道士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回首看了一眼那座巍峨高远的山,恭恭敬敬拜了一拜,一双清澈的眼里带着虔诚。男人也看了一眼那座山,嘴角又多了几分笑,“舍不得了?”  年轻人开口,声音平淡如水,“多少有一些,师父年岁大了,我这次下山,再回来却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男人从后面拍了一下小道士,“死小子,光惦记着你师父,都知道惦记惦记你亲哥还有亲爹。你哥我白疼了,本来还想着带着你出去好好逛逛,溜达溜达,把你这十五年没有享受过的人间烟火都好好享受享受。唉,罢了罢了。山永远都在这儿,该回来的时候就回来呗,有什么难的,难不成你下山还带着什么师门任务,要除什么师门败类不成。”他笑着,“走了,小子,回家了。”  十五年山上,一甲子江湖。  华府怡园。  惊蛰起,万物复苏,这座别墅被一片生意盎然的新绿所填满,一声声鸟叫虫鸣,一阵阵流水潺潺,这座远离市区的宅院仿佛是一处与世隔绝的净土,让人心生向往。怡园,处处和谐,确实宜居。  小院里,一把藤木躺椅,一张矮桌子。叶致远躺在躺椅上,腿上盖着一张毯子,抬眼看着天上的云,此时此刻,他和天上的云一般悠闲。  花甲之年,能这般悠闲,在当今这个时代已经是一件稀罕的事情。大部分的人即便是到了这把年纪也都还在为了子女,为了儿孙奔忙。他无需如此,早在知天命的年纪,他便把自己亲手打拼下来的事业交给了长子,而他为疼爱的小儿子也在六岁的时候被他送去山上修行。两兄弟虽然都还很年轻,但也都足够出类拔萃。  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但是怡园里却没有丝毫的热闹,只是一大早,他吩咐几个人将这里好好打扫了一番,并且整理出来一间屋子。离家十五年的心头肉终于回来了。任致远微微一笑,喝了一口茶。  一声车笛。  一辆乌黑锃亮的悍马车到了门口,车门打开,兄弟俩一前一后走了出来,哥哥一边走,一边对小道士介绍着跟这栋房子有关的事情。小道士耐心地听着,时而点头回应。  “爸,我把老二给你带回来了。”西装男微笑着,拉着小道士走了过去,“我跟您说,咱们家老二现在可真的是一表人才,比起年会公司每年请来的那些当红的小明星可是一点不差。”说着又扫了一眼安静不语的小道士,“老二啊,你还不快跟老爷子问好,老爷子这段时间天天跟我念叨你,我耳朵都快听出茧子来了。”  叶致远抬头看着嬉皮笑脸在那里插科打诨的长子,“子充你这个臭小子,一回来就嘟囔不休,吵死人了。”他那样说着,似乎有些厌烦的样子,但是声音里面却带着慈爱和关怀。话说完,他看了看礼貌地立在一边的小儿子,“你终于回来了,你看你瘦的,在山上肯定是吃不好,也睡不好。唉,都怪我,耳根子软,当年太听你妈的话。她说把你送上山,我就把你送上了山。是爸对不住你,你别怨爸。”  小道士恭敬行了礼,他知道自己不该这么做,但多年来跟在师父身边已经形成了这样的一种本能,“父亲言重了,抱一从未怨过父亲,反而很感激父亲把抱一送上山去。这十五年,抱一跟着师父修行,虽然有些枯燥,但却也学到了许多受益匪浅的东西。”  叶致远愣了一下,但很快又微笑了,“那就好,那就好。你现在叫抱一?好名字,好名字,抱元守一,看来你师父斐真人对你期望很高。不错,不错,我虽然不懂那些东西,但是我能看得出来,我们家老二这十五年是真得脱胎换骨了。老大啊,你记得带着你弟弟去城里转转,下山了,总不能还穿着山上的衣服,该换换衣服,就换换衣服。”  叶子充眯着眼笑,“得嘞,明儿我就带着老二出去好好收拾收拾。对了,爸,老二都回来了也是一件大事,要不要召开一个记者会啊。”  抱一刚想开口拒绝,谁料坐在躺椅上的叶致远却先开了口,“不必了,老二在山上待了那么多年,肯定喜欢清静,这些事情太过于喧闹,还是等等再说吧,让老二现在家里好好住上一段时间,熟悉熟悉这山下面的情形。山上十五年,山下却是沧海桑田春秋几度了。”  “明白了。”叶子充依旧眯着眼,“爸,你跟老二多说会儿话,我有点事情,要出去一下,晚上的时候,我再回来。”  “去吧。”老爷子颔首。  叶子充转过身拍了拍有些拘谨甚至有些不知所措的抱一,“好好跟老爸说会儿话吧,别太拘束,这里是家里并不是山上,家里面没有那么多的规矩,想坐就坐,想笑就笑,不要忍着,放松。”  “知道了,大哥。”抱一说着,但仍旧有些拘谨。十五年的山上生活,这种拘谨,守礼已经成为了这个年岁不大的年轻人身上怎么也改变不了的印记,哪怕是在自己亲近的家人面前,他也没有办法和自己兄长一样随意自然。  老人和蔼地笑了笑,“回家了,就别拘着了。让我好好看看你。十五年,十五年,当年才那么大点的小家伙,如今也长成了大小伙子。你大哥每次看你都给我带几张你的照片回来,我是真的不敢相信,当年我那个调皮捣蛋的小子都变成如今出落得一表人才。时间过得是真快,你师父教的不错呀。”  “师父对我是很好的,他也时常会跟我说起一些父亲年轻时候的事情。”抱一微笑着,让人如沐春风,他接过管家递过来的椅子,在老爷子身边坐了下来,“小的时候,我总是怀疑师父嘴巴里说的那个人究竟是不是您,但是这些年,我渐渐明白了。父亲,谢谢您,谢谢您把我送到了山上,谢谢您让我去经历您走过的路。”  “早就过去了。”叶致远浅笑道,“你不说,我都已经想不起来,我当年梳道髻,穿道袍是什么样子了。老了,当年在山上学到的那些东西,都已经还给师爷了。你师父还真的是大嘴巴,什么都跟你说,我本来是想把这些事情都烂在肚子里的。老二啊,你师父跟你说过的那些事情,你可要记住了,一个字都不要跟你大哥透露,也不要跟其他人讲。这是咱们爷俩的秘密,知道了吗。”  叶抱一点点头,“知道了,父亲,我会守口如瓶。”  “很好。”叶致远笑笑,“这么多年你在上山都学了些什么,跟我讲讲,我听听。”  叶抱一道:“这十五年来,除了练习一些拳脚,师父倒也没有给我布置多少功课,许多师兄们学的东西,我都没有学过。师父只让我学了道德经这一部书,然后要我每天抄经一遍。虽然经里面的内容我学的一般,但是这么多年来,我字倒是写得还不坏。师父说,就我现在的水平,如果在山下教教孩子们书法,倒是也能养活得了自己。”  叶致远笑道:“不错,师兄倒是考虑得周到。老二啊,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你大哥给我带回了很多你写过的字,功力也算是深厚了,那些所谓的书法名家跟你比起来怕也是不遑多让。正好,家里有一家字画店,你要是有兴趣就帮忙去打理打理。至于家里其他的产业,还是交给你大哥吧,那些事情太过销灼心志,不适合你。”  “明白,即便父亲不说,我也没有接手家里公司业务的想法,那些是大哥的。我只想完成师父交待的事情,然后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叶抱一淡淡地说,他并未说谎,他也确实从来没有想过那些事情。  “好,过几天,让你大哥带你去店里看看,然后你就接手吧。那家书画店是你母亲当年开的,我自打在山上的时候就对这些东西没有什么兴趣,所以她走之后,那里就一直空着,算一算也十六年了。”老人的眼开始有些湿润,一幕幕过去开始放映,翻滚,汹涌,他一声苦笑,“微微,你看到了没有,咱们家老二长大成人啦。” 共 309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不育症因素
昆明哪家专治癫痫
癫痫病人的饮食应该注意什么
标签

上一页:空屋子1

下一页:梦在远方4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