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苏信息港

当前位置:

暗界至尊 第263章 赌局

2020/02/15 来源:阿克苏信息港

导读

暗界至尊 第263章 赌局见这少年脸上换了颜色,那个瘦高青年忙从大汉身后出来,对着官天行了一礼,这才回答道。“壮五为人偏执,却并无

暗界至尊 第263章 赌局

见这少年脸上换了颜色,那个瘦高青年忙从大汉身后出来,对着官天行了一礼,这才回答道。

“壮五为人偏执,却并无恶意……回这位公子的话,这小女孩我们并不认得,只看到她们将这女孩推倒在地,然后这女孩便被那执箫的女子给救走了。”

青年将扇子别在腰间,官天眉毛一挑,他又快速道:“曾听闻一少年一妙计一夜之间便将那江湖上人人嫌恶的吞天帮给灭了,如今终于得见一面,实乃子遗之福。”

“嗯?”

官天眨眼,面上波澜不惊,心中却欢喜得很,听这青年的话,分明是在夸赞自己啊!

“这有什么,老子一个人一把斧头也能将吞天帮那群厮给灭了!”

壮五铜锣眼瞪大,转头看房子遗一眼,房子遗心中一冷,脸上抽搐,对官天抱歉的苦笑,随后才转头对着壮五,一脸正色道。

“五哥,你做事就是冲动得很,说了让你闭嘴的,怎么就不停了?作为惩罚,今晚没饭吃。”

壮五一听,脸色大变,铜锣眼珠一转,摸着他那爆炸的头型,嘿嘿笑道。

“是,我听话……你们真将我饿死在这山谷之中,还要你们费力挖坑埋了,多不好啊!”

“挖什么坑,直接扔在山里,喂狼,那还算是做了件好事了。”

房子遗小眼珠一转,丝毫不留情面,壮五一听,不敢再多话,只能躲到那个抓脸的少年身后去,可怜兮兮的模样。

抓脸少年终于舍得将手放下,露在官天面前的就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看起来有些瘆人,嘴角溢出鲜血。

“问我干甚?我觉得三叔的建议挺好,五叔你这么能吃,迟早要将我们吃穷的。”

少年比房子遗更是直白,官天无语扶额,苦笑道:“我是来打听消息的,你们几个怎么就聊上了?”

“抱歉抱歉。”

房子遗一听,忙抱拳,转身往前面走了几步,到了官天身前,再次行礼道:“我们确实不认识这小女孩,留在这里,是想结识公子你。”

“认识我?”

官天疑问,顺势往后面退了几步,这青年脸上的笑意,有些阴险,让官天背脊有些发凉。

“是。”

房子遗将折扇在插在腰间,抬起他那张老成的脸,笑道:“能灭掉吞天帮的人,非一般人,我们三人是来北翼山脉寻人的,希望我们结伴而行。”

闻言,官天沉默了。

刚认识的人,是敌是友都分不清,却要求同行,这确实是不妥当。

身边人一多,下手的机会就会更少,梅五娘略微一想,便觉得不能让这三人跟自己一行,就怕被他们坏事。

想了一想,她便上前

,站在官天身边,轻道:“一面之缘,有何可信之处?公子还是小心的好,免得在自己身边留下仇敌,不然自己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除了那些二愣子,和想不开的人,一般的人都很怕死,尤其是官天这种,多次在生死边缘徘徊的人,自然更是不敢拿生命开玩笑了。

官天一听,心中一寒,梅五娘的话是真的戳到他的心上了,他不想再多说,转身就想离去。

一见这少年要走,房子遗急了,忙道:“我们当真不是来抢这灵莲果的,而是来寻我大哥的……大哥失踪了,听说他来了这里,我们是来找他的。”

“是是是。”

壮五点头,顺手将大斧头扔在脚下,扬起一片灰尘。

官天看了一眼,这斧头上竟然有深深的齿痕,中央有两个凹陷,两边的凹陷深度都不一样。

“我们家就是卖药材的,我们是真来找我大叔的,真的。”

小男孩也站了出来,脸上依然在淌血,疼得呲牙咧嘴的,因为脸上血迹,他们看不清楚他的长相。

“谁能知道呢。”

梅五娘一翻白眼,不再理会三人,转头对官天道:“时候不早了,公子,我们上路吧。”

“嗯。”

官天默默点头,随后转身离开,来到颜容身边。

见这小女孩没有人认领,看她又可怜兮兮望着北翼山脉之中的模样,他决定将她带着一起进山。

或许,这女孩和她家人走散了,她的家人已经进山了。

望着四人离去的背影,房子遗摊手,将折扇打开。

扇面上,是一位躺在秀榻之上,仅着薄被,将胸前和身下遮挡的被长发遮住容颜,看不清模样的女子。

折扇背面,是一个仅着下裤,全身裸露的,依然被长发遮住容貌的男子,唯一不同的是,他是站着的。

此时,他正用女子扇面正对官天背影,恰好,女子之面,正对官天后脑。

折扇晃晃悠悠,三人目送官天等人离开。

壮五站在房子遗身边,想说什么,眼珠一转,又不敢说了。

此时,房子遗正转头看到他那张便秘的脸,不乐意的道:“都怪你多嘴。”

“要不......要不我去将他绑回来?”

壮五说得小心翼翼,唯恐晚上没有饭吃。

“哼--”

房子遗不乐意的哼道,转头对身边的小孩问道:“二哥,你说怎么办?”

房子川摸摸脸上的血痕,望着官天离去的方向,叹息一声道:“嗯,有缘会再见的。”

“二哥,你还是恢复原样吧,我瘆得慌。”

壮五离开房子川身边,房子遗笑道:“二哥的缩骨术比不上四哥的易容术,现在我们都不知道四哥他到哪里了。”

“就是,四哥一易容,连她爹妈都看不出来,更何况是我们。”

壮五嘻嘻一笑,房子川转头看他,摆手道:“得,你们都是哥,将我装起来吧,痒死我了。”

“嘿嘿。”

壮五阴险一笑,拿出一个大袋子,直接将房子川从上到下的套上。

房子川身子一抖,忙道:“你个大头鬼,轻点啊,啊呀--”

说话的速度永远比不上壮五这熟能生巧的动作,房子川身子抖时,壮五就直接将房子川给扛肩上了,顺便还将袋子口袋打了个结。

“靠,该死的,我要被你闷死了!”

口袋里的房子川拳打脚踢,可惜根本没用,壮五“啪”的一巴掌直接打在他屁股上,阴险笑道。

“这样免得你掉出来,别等赌局还没结束,你就从我肩上摔下来死了,这就不好玩了。”

“死鬼!”

房子川吼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任由壮五扛着自己,壮五左边扛着大斧头,右边扛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着房子川。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