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苏信息港

当前位置:

回家过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阿克苏信息港

导读

本故事主人公曹阿庆,今年春节说什么也要回去。人在囧途,世事难料,戏剧性的变化,让他措手不及……  

本故事主人公曹阿庆,今年春节说什么也要回去。人在囧途,世事难料,戏剧性的变化,让他措手不及……   ——题记    春节临近,我焦躁不安,何时能启程回老家,还没有一个定数。前几天,老婆打电话又催了,让我赶快回去,为爹娘祝八十大寿,刻不容缓。  三年没有回老家过年了,不是不想回去,路途遥远,既费时,又费钱,而且一票难求。再说了,老板是个吝啬鬼,比鬼都精。干一年,压半年工资,明里是暂时替我们保管,怕乱花钱,暗里是找理由克扣工资,到头来还是拿不全。都说天下乌鸦一般黑,我信了,尤其是昧良心的老板。  为了能把去年压下的半年工资全部拿到手,我加倍小心工作,几乎一年没有犯低级错误,就连上厕所都不会超时。整天忙得屁颠屁颠的,就好像是无声电影上卓别林式的“机器人”,麻木了,也习惯了。  昨天,我跟工头说了,今年我要回家过春节,还要给爹娘祝寿,不能再留守了。工头见我是个安分守己的老实人,倒没有难为我,同意了,名单也报上去了。可是,老板不同意,说我是全厂的员工,春节放假,值班护厂,非我莫属。借口,完全是借口,就是欺负老实人。我很生气,次当面顶撞了老板,非要回去不可。其结果是,我被扣上“不服从管理”的帽子,被无辜扣去一个月的工资,那可是我的血汗钱啊。我想,罢了,扣就扣吧,能让我回家过年就不错了。  现在实行网上购票,我不会,又不能请假出去购票,急死人。请假要扣钱,谁愿意啊,能省就省吧。厂里有电脑,可以网上购票,但老板不同意任何人帮我订票。不只是抠门抠到家了,而且是故意刁难我,想让我留下来护厂。但我硬气一回,撂下一句话,非走不可,哪怕是被炒鱿鱼。这不,拿一个月的工资,换来了回家过年的“通行证”。  腊月二十六那一天,厂里终于放假了,我赶紧收拾好东西,往火车站跑,看能不能买到回程的车票。  北京车站,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简直就是人肉堆起的世界,无从下脚。排队,连续20几个小时,几乎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就别说能吃上一口热饭了。等到我排到售票窗口时,顿时傻了眼,回程的车票售完了。我万分沮丧,再三央求售票员,能不能买一张站票,回答是肯定的,也没有。  我怏怏地挤出了售票大厅,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毕竟自己已经是五十有三的人了,体力不济。来到广场一个角落,一屁股坐在地上,垂头丧气,没了主张。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可自己还在火车站晃悠,这怎么得了!一家老小都盼着我回去呢。  忽然,我看见一群人骚动起来,四下逃散。我以为是遇到抢劫的,赶紧下意识地捂好自己的口袋,生怕血汗钱不翼而飞。这时,只见有一个人急匆匆地跑过来,紧挨着我,一屁股也坐下来,东张西望。我警惕的看着他,不像坏人,倒像是“逃难”的。他脸色苍白,但很淡定,既不与我说话,也没有走的迹象。我也不敢随便搭腔,怕找麻烦。  不一会,有两个警察跑了过来,那个脸色苍白的人见状,抬起屁股就跑。我看见人家丢了一卷东西,出于好心,赶紧捡起来起来,边跑边喊,喂!你别跑,你的东西丢了,这是你的东西……  我跑,警察也跟着我跑。我感到奇怪,难道做好事也错了。正当我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一把被警察抓住了,不由分说,几乎是把我架到车站派出所值班室的。  大个子警察倒不是很凶,虽然脸上没有笑容,但说话还是很和蔼。他问我,叫什么名字,要到哪里去?还查看了我的身份证。我一一作了回答,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他们这是干什么,难道这是在抓逃犯,还是……  正当我寻思着呢,小个子警察盯着我看,神情很严肃,好像我就是逃犯似的。他从我手中一把夺过那个脸色苍白的人丢下的一卷东西,打开放在桌子上,仔细查看,脸上更难看了,好像谁欠了他八百吊钱,小圆脸一下子变成了肚肺脸,丑陋至极。我很好奇,歪过头去看那东西,是一块上访喊冤的标语,上面写着:进京上访,还我房屋。白布,红字,还有三个大大的惊叹号。我不屑一顾地说,警察同志,这不是我的东西,是别人丢下的,我正在追赶那个人呢,就被你们半道给拦截了。你们千万不要误会,不要冤枉好人,我可是守法公民。  小个子警察自言自语道,上访的人,都会这样说。  大个子警察问,你们那儿的拆迁工作如何?可以告诉我们吗。  我不加思索地回答,哪儿都一样,要拆你的房子,没商量,不拆就说你是钉子户。唉!祖祖辈辈住惯了的地方,一旦被拆迁了,情感上受不了啊。不过,我家可没有被拆迁的房子,这些问题与我无关。要是我家的房子平白无故地被强行拆迁了,我也会上访。我就不信,朗朗乾坤,难道还没有说理的地方。  两个警察不再问我什么问题了,也没有查验我的行李,只是在咬耳朵,说的什么,我也听不清楚。不一会儿,大个子走了。我很是着急,问小个子警察,你们把我带到这里干啥,我又没犯法。我得走了,车票还没有买到手呢。小个子警察却笑着说,不忙,你不用买车票了,我们一定会让你回家的。你耐心等待吧,很快会有结果的。  我感到莫名其妙,怀疑他们是不是把我也当成上访人员了,要把我关起来,然后再揍一顿。我知道,进京上访是要层层拦截的,要不然,北京还不闹翻天了,尤其是“两会”期间。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因此,我也淡定起来,翘起二郎腿,等待发落。  这位小个子警察还真不错,我上厕所方便,他像跟屁股虫似的,帮我拎着包;回到值班室,还给我泡了一碗康师傅牛肉方便面,解了我肚子大闹天宫的燃眉之急。坐久了,心里又烦躁起来,不管我多么着急,如何解说,他就是不急,东拉西扯,没完没了,像个“话唠”。此时的我,有被“软禁”的感觉,很无奈,没了话语权,也没了尊严。唉!都是那个脸色苍白的人,给我惹的祸。回头有一想,要不是自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恐怕一辈子也不会与警察打交道。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大个子警察来了,还带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穿呢子大衣的人,一开口,我就知道了,他是我们县的人,这乡音太熟悉了。  呢子大衣说,老曹同志,你好,你好,我们是老乡啊。听警察说,你要回家,买不到车票,正好碰上我们在北京,请我们带你回去,你可愿意与我们同行?  我想,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我一个老农民,怎么能让政府的车接我回家,不是忽悠我吧。要不然就是把我骗上车,然后送到小黑屋去关起来。因为我有上访嫌疑嘛,那块上访标语就是证据,我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想到此,我断然拒绝。  另一个五大三粗的“家乡人”有点不耐烦了,直呼我的名字:曹阿庆,你不要不知好歹,有专车接你回家过年,有什么不好,难道你非要在外面活受罪。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一个便衣警察,那是后话。  呢子大衣说,老曹同志,我向你保证,不收你一分钱路费,而且一路上包吃包喝,肯定在明天傍晚前,把你送到家。你要是不信,你看这是我的身份证和工作证。  我看了工作证,呢子大衣是我们县信访局的一位副局长,叫宝安全,其身份证上的名字也是宝安全。我明白了,他们这是在北京专门负责劝说上访人员回乡的,这是他们的职责。此时,我灵机一动,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将计就计,表示愿意搭车回乡。  大个子警察劝道,走吧,赶路要紧,快过年了。  出了车站派出所值班室,我毫不犹豫地跟着宝副局长上了面包车。  车里还不止我一个回乡的人,还有好几个真正来京上访的老户,虽然彼此不认识,但不一会儿,乡音就认识了。一路上,我就像一个从战场上被押下来的俘虏,灰溜溜的,没有自由,没有尊严,没有笑容。但我心里自然坦荡,与他们不同,我是被误会的。我因祸得福,既省了车费钱,又省了时间,而且是专车送到家门口。一个老打工仔,人在囧途,有如此“待遇”,我真想呐喊,大个子警察万岁!呢子大衣万岁!但喊不出来,委屈只有自己知道。家里人和邻居们哪里知道,我是被“抓”回来的。  你看把我老爹老娘高兴的,笑的合不拢嘴,围着雪亮的面包车,摸着,看着,唠叨着,幸福荡漾在满脸褶子的老脸上。  面包车发动起来了,我赶紧跑上前,把那位便衣警察拉到一边,握着他的手,向他耳语了几句。他听完我的话,愕然,惊诧,木讷,脸色比那个在北京车站脸色苍白的人,还难看!   共 316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闭经带来的危害怕你承受不了,尽早预防不孕
哈尔滨的专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好的研究院
标签

上一页:夏至听蛙声

下一页:在一首诗里扬花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