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苏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中俄管线增10亿美元保护贝加尔湖

2019/10/13 来源:阿克苏信息港

导读

中俄管线:增10亿美元保护贝加尔湖本周三在北京举行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推介会上,俄气银行副总裁奥莉加·达达舍娃首次明确表态,该银行

  中俄管线:增10亿美元保护贝加尔湖

  本周三在北京举行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推介会上,俄气银行副总裁奥莉加·达达舍娃首次明确表态,该银行将为从西西伯利亚通往中国的“阿尔泰”天然气管道铺设提供资金。

  俄气银行是俄气工业股份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虽成立不久,但凭借着东家的雄厚实力已成为俄罗斯的三家银行之一。作为俄气在境外的正式代理商,俄气银行从成立伊始就执行俄气重大项目金融支持功能,俄气所有的大型投资项目几乎都是交给俄气银行实施。

  因此,俄气银行副总裁的这次表态表明,中俄之间正在进行的天然气管道谈判很可能已进入到的攻坚阶段。

  设局:谈判迷雾

  与俄气进行谈判的是中石油。

  俄气与中石油正式的战略合作始于2004年。经过两年的相互试探,2006年3月普京访华之际,两家公司终于签署了《关于从俄罗斯向中国供应天然气的谅解备忘录》,文件中规定了天然气供应的日期、数额和路线(东线和西线)以及价格公式形成原则。此后该管道正式进入商业谈判阶段。

  5月11日双方进行了首轮协商,根据俄气的稿,“双方确定了从俄罗斯向中国供气的谅解备忘录的首要步骤,协商了商业谈判的进度表。”

  但6月底,形势突然生变。俄气总裁米勒宣布,拟议中的两条管道中,已确定—西线由西西伯利亚地区经阿尔泰共和国至中国新疆,终和中国的西气东输管道相连接;东线则由东西伯利亚地区伊尔库茨克州的科维克金气田供气,管道修至中国东北。两条管道建成后,将形成每年680亿立方米的对华供气能力。

  米勒表示,俄气准备在2008年首先开始铺设西线,整个方案造价为100亿美元,建设费用将由俄方承担,该线2011年建成后年输气量可达300亿立方米。

  由于这次被米勒放在了第二位的东线方案,恰恰是中方早提出的方案,因此,中俄天然气管线谈判会不会又像中俄远东石油管线那样一波三折,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

  由于涉及巨大商业利益,中俄两国公司和相关部门都对谈判进程守口如瓶,以至于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关于管线的各种臆测在两国媒体频频曝光,各种说法也是莫衷一是。

  但《财经时报》经过多方调查采访发现,关于线路走向、气源保证、环保等关于中俄天然气管线的“外围”问题都已基本被扫清,或者根本就不成问题。目前真正需要中方攻坚、且胜负未卜的,破局只剩下了价格问题。

  破局1:线路之争,诸侯难拧俄气大腿

  9月12日,远东石油管道途经的俄罗斯萨哈(雅库特)共和国政府的官员建议,在输油管旁再铺设一条天然气管道,以输送开采自东西伯利亚和雅库特气田的天然气,并将部分天然气出口至中国。

  据了解,雅库特境内共有29个油气田,如果仅建设一条石油管道,那么就只能烧尽油田的伴生气。如果只建一条天然气管道,那么又将剩下许多没有得到开采的石油。而未来50年内,雅库特每年至少可以出产天然气350亿立方米。

  9月22日,萨哈共和国副总统阿基莫夫与能源部副部长葛卢宾科在北京接受《财经时报》专访时,对此做了进一步的详细阐述:对于东线管道,俄方没有时间表,对这些方案的讨论还将持续下去。

  无独有偶,10月4日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行政长官伊沙耶夫也表示,不排除铺设通往中国的天然气管道的可能性。据称,该管道的运输能力预计为80亿立方米。

  俄国这两个联邦主体竭力争夺的,正是中方早提出的东线方案,但俄气早就明确了首先建设西线的方针这正式中国媒体担忧俄国内部条块分割、利益之争将影响中俄天然气管道谈判的原因。

  但俄气却有足够的理由无须为此担忧。因为在今年7月,俄罗斯杜马已经正式通过了关于赋予俄气出口天然气特权的法案。

  该法案也适用于俄境内所有油气田开采的天然气。就是说,只要是在俄国境内,任何地区的天然气出口都必须由俄气公司统一实施。因此,任何通往境外、包括中国的天然气管道线路的终决定权握在俄气手中。两个联邦主体的想法,不管是建议还是抱怨,都不会有碍大局。

  事实上,10月19日俄气和中石油领导人在会谈后就已经明确指出,双方是在优先考虑西线的前提下,就俄罗斯天然气出口中国的主要条件进行协商。

  破局2:花钱铲平生态障碍

  西线方案途径的金山-阿尔泰山,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明列为世界遗产的自然保护区。因此,在远东石油管线因为贝加尔湖环境问题被提交俄自然资源部仲裁后,就有媒体提出,如果阿尔泰管道直接从保护区经过,不仅会遭遇当地居民的抗议,也直接违反了俄罗斯自然保护法。

  报道还引用俄总理弗拉德科夫的话,“项目要进行包括生态在内的所有必要鉴定。”也就是说,只有像远东石油管道一样,拿到了环境保护认证才可以实施。

  理论上,阿尔泰管道确实必须要拿到环境认证才能开工,但实际上,这样的认证其实是一场“金钱游戏”。

  普京指示远东石油管线贝加尔湖段北移40公里后,方案终顺利通过,为确保环保不会发生问题,负责施工的俄石油管道运输公司追加了10亿美元的造价。这10亿美元其实就是远东石油管线为贝加尔湖特别付出的“环保费”。

  在天然气管线上,同样如此。俄气子公司Giprospetsgaz公司初透露西线的造价是40亿至50亿美元,但阿尔泰共和国副总理帕里塔列尔10月16日向俄新社表示项目的造价为110亿美元。之后,Giprospetsga也表示该项目仍处于投资论证阶段,明年年初论证工作结束后将开始管道的工程勘测工作。在“Giprospetsgaz”公司做出这样的表态后,帕里塔列尔表示,阿尔泰共和国已准备开始实施西西伯利亚─中国的天然气管道建设方案,有关部门已经展开线路工程勘查工作。所谓的阿尔泰环保问题也化于无形中。

  破局3:气源不足是伪命题

  俄罗斯天然气储量世界,但由于投资不足和俄气的长期垄断,其产能增加一度被认为并不乐观。因此普京3月宣布对华出口天然气时,俄媒体就对此有过质疑。

  但从这两年俄国能源部门的数据统计和俄气的业务报表来看,所谓气源不足同样也是一个伪命题。

  根据俄罗斯联邦工业与能源部的统计,2006年1月至5月,俄罗斯天然气产量同比增长了2.5%,达到2841亿立方米,其中俄气产量占到了总产量的84%。俄气对独联体以外国家的出口734亿立方米,同比增长6.1%。

  销售天然气给俄气带来的利润,从原来的2626亿卢布增长到4540亿卢布,增幅高达49%。

  6月19日,俄气副董事长阿纳年科夫宣布,俄气计划在2010年之前再投资1250亿卢布以额外增加开采900亿立方米天然气。这样,在2010年之前俄气预计将开采的天然气总量接近6000亿立方米。而目前俄气每年的出口量也不过在1600亿立方米左右。俄气顾问马斯捷帕诺夫称,未来俄罗斯在东西伯利亚和远东的天然气年开采量预计就将达1136亿立方米——这几乎超过中俄天然气管线输送能力的一倍。

  那么,产能不足的问题又因何而来呢?俄气董事长米勒在今年6月30日的俄气股东年会上的话道破了天机。

  米勒在讲话中表示,俄气将不在未签订出售合同的情况下开采天然气。他说,“我们将只保证已经和我们签署了长期合同的伙伴们的需求。”他还强调说,天然气市场是一个卖方市场,卖方可以选择伙伴和更有利的市场,并且将只在长期合作原则的基础上开展合作。

  10月6日,俄气公司副总裁梅德韦杰夫与中石油副总裁周吉平会谈期间,就有人担心东线供气不足的问题,梅德韦杰夫也表示,科维克塔天然气田出口潜能的实现期限,将取决于与天然气进口商的谈判进度,其中包括和中国的谈判进度。

  梅德韦杰夫说,中国从科维克塔天然气田购气的原则事宜已经协商完毕。但在中国尚未向俄方提出具体条件,包括价格条件和作为估价依据的采购数额。他强调说,将在统一出口渠道的基础上根据价格公式进行供应,这对俄气集团非常重要。

  位于伊尔库茨克的科维克塔天然气田证实储量为2万亿立方米,是中俄东线管道的主要气源。2001年起,俄气被指定为东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的所有天然气项目协调者。

  解局:价格才是硬道理

  普京访华期间,中俄签署的只是一个不具备合同效力的《从俄罗斯向中国供应天然气的谅解备忘录》。但就是这个备忘录,也让中国等了近10年。

  此前,俄气曾经于1999年和中方达成一个意向性的天然气出口协议,但由于国际能源市场价格的飙升,双方终没有签署这项合同。就在去年秋天,中方在谈判中还坚持每千立方米70美元的价格,并坚持以煤炭作为价格计算公式。

  在双方达成的备忘录中,中方显然已放弃了这一立场。在备忘录签署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表示,俄罗斯将以“市场价格”向中国销售天然气,并称这一价格是根据该国向欧洲销售石油/柴油价格的同样公式计算出来的。

  过去3年中,中国一直不愿同俄罗斯签署长期的天然气进口合同,主要是因为天然气的价格与油价同步上涨,从俄罗斯进口的成本价格远远超出了国内的市场价。

  年初俄乌斗“气”后,俄罗斯将对欧的天然气价格统一调整到每千立方米230美元,而同期国内天然气的市场均价只有100美元。

  今年年初,一位参加中俄天然气谈判的俄方专家曾经向《财经时报》透露说,由于向亚洲输出天然气的成本要比往欧洲的高,所以在双方的谈判中,俄方的价格肯定不会降得太多。这名专家估计,终价格可能会在每千立方米150~170美元左右。但现在还能否落定在这个价位上,很难说。

  在俄气银行的推介会上,向鲁萨诺夫问及中俄可能会以何种价格达成协议时,这位副总裁笑而不答。

  事实上,即便中国拿到了俄方声称的150美元的理想价格,仍然超出国内价格的60%以上(约700元),这或许是鲁萨诺夫在中国-俄罗斯年闭幕日对价格问题笑而不答,而国内三大石油巨头敢于再次向发改委逼宫要求提高天然气价格的直接原因。

  局外A:俄国涨价没商量

  本周三,梅德韦杰夫正式宣布,从2007年起,俄罗斯将不再向独联体国家提供任何特殊优惠价格的天然气。俄气董事会的副总裁表示,如果格鲁吉亚天然气工业公司不签署新的供气合同,俄方将不排除停止向格提供天然气而只向亚美尼亚消费者供气。

  梅德韦杰夫同时称,“已经确定的对格鲁吉亚每千立方米230美元的供气价格,适用于其他所有国家。”这样,苏联解体后俄国在独联体内实行的天然气价格多轨制终于走向完结。

  提价的信号早出现在今年3月。由于俄、白关系恶化,俄气威胁白俄罗斯,将天然气出口价格提高五倍。9月,俄气与土库曼达成新的协议,将以每千立方米100美元的价格收购后者的天然气,比原来的65美元高出了接近50%。这让俄气提价变得“名正言顺”。

  11月2日,作为俄国对格鲁吉亚经济制裁措施的一部分,俄气宣布将把对格的天然气出口价从现有的每千立方米130美元提高到230美元。在宣布这一消息的当天,格鲁吉亚外长别茹阿什维利正在莫斯科与俄国外长伊万诺夫举行会晤。这是双方自间谍事件后,两国高层间的首次联系。别茹阿什维利在获知此消息后表示,他相信“这是一个政治性的决定”。

  在俄气宣布对格鲁吉亚提价后,欧盟呼吁俄、格就天然气涨价问题进行协商,并强调俄应提出格方所能承受的市场价,这一价格不应高于俄对其他前苏联国家的供应价。

  格方指责俄对乌克兰和阿塞拜疆供应价是130美元,对亚美尼亚是110美元,甚至对一些西欧国家也低于230美元。但普京总统明确表示,如果西方对俄国提价的做法不满,要求俄国继续以低价“供养”格鲁吉亚的话,那么他们就要考虑为俄国支付数十亿美元的差价。

  11月3日,俄驻白俄罗斯大使苏里科夫在一次发布会上表示,2007年俄罗斯向独联体国家在内的伙伴国的天然气供应价格已确定:对白俄罗斯的供应价格是每千立方米200美元(因为俄罗斯、白俄罗斯和哈萨克关税同盟即将于2007年3月成立,所以除去关税,白俄罗斯在新的一年将以每千立方米140美元的实际价格拿到天然气),对立陶宛的天然气供应价格是每千立方米213美元。苏里科夫还表示,因为运费的问题,给西欧伙伴的价格相对还要高些(目前欧洲天然气的市场价是每千立方米250美元)。

  但俄国已提出将对波兰的出口价从现在的每千立方米240美元抬高到290~300美元。

  与此同时,俄《生意人报》也透露,本着公平的原则,俄方希望以“不低于对欧出口价格”对中、韩两国出口天然气。弗拉德科夫前不久访问首尔时签署了向韩国供应萨哈林天然气的协议,而中、俄天然气谈判正处于的紧要关头。

  一个对中方相当不利的事实是,中国与俄罗斯的关系并没有俄罗斯与白俄罗斯等独联体兄弟那样近,而天然气的空间输送距离又比它们都要远。

  局外B:以韩制华?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0月17日,俄、韩两国政府首脑在首尔签署了关于在天然气领域合作的政府间协议。双方计划签署期限超过30年的天然气长期供应合同,预计俄方将从2012年至2013年开始,每年向韩国出口大约1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

  俄气已经与韩国国家天然气公司展开商业谈判。目前有两种方案,即铺设陆上或海底天然气管道。经过朝鲜的陆上管道造价为20亿美元,海底管道的造价则要比陆上高,但由于距离短的原因,再高也不会高过阿尔泰管线50亿美元的造价。

  目前韩国国内天然气市场均价要高于中国,因此相比之下韩国将会比较容易接受俄方的报价。一旦韩国后发先至与俄气达成商业协议,对中、俄天然气谈判无疑会形成更大的压力。

  在10月6日俄气和中石油新一轮谈判结束后,俄气的通告中称,商业谈判卓有成效,双方计划2006年底结束有关俄罗斯天然气出口条件的商业谈判。但中石油方面一直未对此做出任何声明。这也让人担心,在俄气一片涨价声中,中石油能否坚持住预定的价格底线?

基隆手机网
都市
单机资讯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