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离开梧桐细雨

2018-11-02 12:59:36

离开(梧桐细雨~)

毕业了有一阵子了,想写一点东西来怀念我挣扎的大学时光。

我在西安上的大学,大一是2000年吧,我都不记得街上流行什么歌了,好像是任贤齐?但我记得我买的盘磁带:许巍《在别处》,我还记得封面上那个指南针一样的吉他。从此我就开始了在大学挣扎的摇滚生涯。

听的摇滚,总是会被人当作异类,很多人总是以为摇滚就是噪音。说来也奇怪,如果太困的时候听摇滚我能睡着,可以听他们听的东西,我就睡不着了。后来大四想考研,我说宿舍环境不好,他们老放音乐,太吵。我妈还说是不是他们放摇滚,我心里在偷偷笑,只有你儿子听。

记得大学个喜欢的姑娘的时候,我还是在反反复复听许巍的:“那与生俱来的孤独/那自以为是的阴险”。我眼看见她的时候,我就有种感觉她就是这样的孤独,与生俱来。我以为我可以像《今夜》一样,给她些不一样的东西。谁知在她们眼里我始终是一个样子,从来都是那样,从大一到大四,从开始到结束。有一天我听的是鲍家街43号的《我是真的需要你》,我想我应该认识她,后来就是认识了。

我拐了朋友的《孤独的人是可耻的》,那天她坐在学校花园里面,找她给她听《蚂蚁蚂蚁》和《爱情》,我以为我坐在她对面,我就真的很善良。她说她想起来了,她高中的时候有人唱过《蚂蚁蚂蚁》很费劲的。果然再后来,我说什么的时候,就结束了。

那个时候我真的以为摇滚就是生活,可我的生活并不摇滚。几年以后我再看《头发乱了》《北京杂种》《北京乐与路》的时候才真正明白这个道理。就这样没接触多久就算了。后来再看到她的时候,已经是别人的女朋友了。后来我还看到另外一个人写的一个校园剧,里面把我当成竞争的对象。

摇滚终于也要进步,我也开始渐渐接触国外的摇滚,说出来惭愧,到了大四四级才过,差点没能毕业,英语一直很烂,都要靠看很多遍歌词才能听出来在唱什么,更多的时候是旋律。其实我好像天生五音不全。

我开始买CD了,我只买D版,因为没有钱,虽然那年郑钧来西安签名买《郑钧ZJ.1/3理想的时候》的只要15块,我还是没有去买。那天正和高四时喜欢过的姑娘一起吃饭,电视上放着《1/3理想》的MTV,花里胡梢的。过了一年多了吧,有人还会提起《回到拉萨》但有谁会记得《1/3理想》呢?当郑钧放弃了《赤裸裸》的欲望,开始隐藏自己的主张的那年,我坐在西北工业大学的食堂里面和一个自己都不记得模样的姑娘吃了一顿饭。

我总是习惯到西工大东门去买碟,我记得大一的时候,那边还是有很多家吧和音乐店,有一家有正版的红星一号到红星六号,还有很多正版的摇滚磁带,可是我从来只是看看,要买还是到不远去只卖D版,10块钱3盘的那种。后来正版的红星没了,再也看不见了,多了一家转卖打口的,那个时候根本不懂工业死亡这些概念,那个时候喜欢听的是Eagles.买了一张Eagles张专辑的打口,上面写的是1976年录音的。我是学计算机的,后来根据自己那点浅薄的光驱知识,好像1976年还没有出现CD机吧,感觉自己上一大当。

学校有个专业办了本杂志,有人拿着我看到上面登了西电两个姑娘的文章,其中一篇是讲打口的,说西安四个的打口的地方。其中之一就在离西工大不远的边家村。想起来自己大一的时候也是参加了很多协会,应该属于被人骂的那种傻傻的新生吧,但我都干了很久,很希望能做出点事情来,自己也曾经当过一个协会的副会长,也想办一本杂志,也想……后来都没有了。我在很多个协会呆过,高年级以后就是去给朋友帮忙,冒充高手来着。总是给别人干这些那些,从来没有给自己干些什么。

非典的时候,硬是要出去买CD,到边家村那家据说西安四大摇滚音像店之一的四海音像去买了Guns and Roses的《illuison》。在另外一个标有同行勿仿的地方买了Eagles的《the hell frozen》的MTV.

那个时候生活就是这样没有方向。

《水妖》中许巍唱到:看不到你的身影/今昔梦在何方。

看交大拍的短片《我的黄金时代》,我决定也写一个本子,于是2003年5,6月间,我写了一个剧本,打算在大四的时候拍出来,后来也不了了之了。里面的配乐我全部是用的摇滚乐,那个时候依然热爱的是那个粗糙的许巍,热爱的永远都是《那一年》,《在别处》,热爱的是不幸的张楚《孤独的人是可耻》,热爱的是大声说出自己欲望的郑钧《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12月份的时候,许巍又出了新专辑,我听了一遍,我感到难过,这是我曾经热爱的:没有人会留意/这个城市的秋天吗?这是我热爱的:拥抱着你/oh my baby/你看到我在流泪吗?那个曾经无比执着的长发男子去那里了?听着满是媚俗的歌词,我想也许这就是宿名吧。后来我才明白,那时因为他成熟了,他已经老了,他开始怀念,他开始感恩。因为我明白的时候我也老了,心里面老了。我不再纠缠他是否媚俗的问题,我依然听《两天》,我依然感觉自己:一天用来路过/另一天还是路过。

我可能堆砌了太多的歌词,我不识谱,唱歌还老跑调,所以我对歌词总是比较留心的。自己很多年前,也试图写些歌出来,我高中的时候的同桌,还记得你帮我谱曲吗?

我在西工大络中心做过一段时间的兼职,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很少买碟了,买的好像是《我只有两天-许巍精选》估计各位都没听说过吧,真正的D版,这是红星2001年发行的,那个时候许巍已经不在红星了。我从前上过红星的站,都是版画风格的,红卫兵,很重的怀旧气氛和红星公司的名字很合适。只上过一次,上面介绍了所有的发行物。后来就再也上不去了,我试图用redstar这几个字母的各种组合都找不到红星公司了。消失了,红星消失了,就和后来我又喜欢的姑娘一样,她消失了,我把她丢了。今天在学校论坛里面还看见有人在讨论大一时候的一场女生之间的混战,可惜我始终也不是很清楚,但不清楚的我,居然是知道和目睹过这一事件的一批人了。还有人在说古老教室的传说,发生在那里的鬼故事。而我也是一批听到和传扬它们的人了。

“想当年/血洗万里江山”唐朝的这首歌,我突然想不起名字来了,“每个人都渴望成为一只飞行的鸟/在天空和大地之间飞行……”

筠子,有朋友知道吗?那个自杀的姑娘,我还记得大一的时候去看页设计大赛有人做的页就是关于筠子的。后来的几年里面我也多次听她的一张专辑。有一点伤感。一次听筠子的歌是几个月前,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和我爱的姑娘分开,我们还在一起,我让她听:“窗外下起了小雨/雨滴轻飘飘的像我年轻的岁月”让她听汪锋写给死去的筠子的《美丽世界的孤儿》:“无论我们怎样永远是这美丽世界的孤儿”。

有一段时间很想搞一个band,可是我什么乐曲也不会。学校扩招放不下我们就安排住在校外,离学校很远,很少看过一场像样的演出,我决定了一定要耐着性子看毕业演出,因为很快就不属于我了。住在校外的另外一个坏处就是没机会认识女生。这个一直是我们耿耿于怀的事情。导致我现在都很担心到了社会上怎么办。

大一大二的时候,我都想的永远不会考研,我要工作我要工作,我不适合上学,我要工作。可到了大三家里面还是要求考研。加上姐姐也上研究生了,我不能不考。

大四下学期开学了跑到学校,在各个论坛灌水或者潜水,看到那篇《28岁大妞的考研生活》,结尾的那句话,让我看了想哭。

“农民伯伯把玉米种到地里”,

“到了秋天,收了很多玉米”。

“农民伯伯把花生种到地里”

“到了秋天,收了很多花生”

“小猫看见了,说,我把考研种到地里”,

“到了秋天,能收到很多考研吗”。

答:“不能”。

“为什么”。

答:“都烂了”。

我就是那个傻猫,我傻傻地想:“到了辣白菜起缸的时候,我的伤心就会结束”。

我也让我的爱看了,可惜她从小在别人的呵护中长大,她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挫折,从来也只有人对她好,虽然后来我把她伤害了。她不懂的。

都烂了,说的太绝了,都烂了,大学的时光就这样被我种下去,什么也没有收获,我像那个守株待兔的宋人。

本来打算放弃写完的,西工大开放实验里面的“中国制造”说了些话,让我坚定了写完的信心,这是我曾经的生活,我应该面对的。

为什么在蝎子面前我总是表现的很软弱?“当你象个大人那样/只想把我刺伤/我就象个孩子一样/再次开始盼望”蝎子离开以后,我还有幻想。以为还可以重新来的。可日子一天一天,我身上的牛仔裤从蝎子走后再也没有换过,穿了快两个月了,总是浑浑噩噩的。常常买一份饭,吃几口然后就端出食堂,出来才发现自己盘子端错了地方。现在每天穿的破破烂烂的,妈妈知道了一定会很难过的。“当我为你日渐憔悴/而你却风采依然/当我已沦为你的负担/却还流连忘返”

如果可以再选择一次大学生活,你会怎么样?我还会选择现在的生活,只是会对蝎子真正好一点,不会让她再感觉我冷漠,不会让她再感觉我拒她于千里之外。其实除了蝎子,我没有什么后悔的,走到这一步,只能说是自作自受了。

我以为蝎子离开了,我应该学会了珍惜,可我错了,我已经飞的太久,根本不知道那里才是我的春天,我还是再错过,这些年我总是为了别人忙碌,从来没有人为我做过什么。今天一个叫BoBo的朋友专门为我做了一首MV,可她发给我的时候我都没有看。除了谢谢她,我真的说不出来什么。

考研没有考上,找了一份工作,虽然去北京,但是一千多的工资怎么活?爱情对我来说马上就变成品了,在yahoo上了看了一个,说7个城市的1000元生活,穷人的困惑和无奈。到了社会上,没有钱,就不敢碰这个东西。“为了我的虚荣心/我把自己出卖/”我出卖了自己却换不来沉甸甸的钱,“商品社会/欲望的社会/商品社会/令人疯狂的社会”,虽然我的生活并不摇滚,但是它真他妈的像我的生活。

我知道我很快就会成为一个普普通通的科技工作者,一个默默无闻的科技工作者,然后慢慢老去,有一天人们也会说嘿,老哥,“怎么才能对你说/上路的时候你会感到孤单心慌/也许你直到现在你还不明白/你为了什么”。随着时间流走,忘了那些年少的梦吧。平庸的活下去才是那个时候理想的状态。

“我竭力掩饰我内部的空虚/勉强支撑着疲劳的身体/跟这外面繁华的世界/去做顽强的争斗/看着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听着从来没有听到的声音/想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地下婴儿,他们《觉醒》了,他们发现这世界《都一样》,都是一个样,我和他们都是一样的。“然后再看着我们自己/突然有一天/脑子乱了/浑身发热”。

想去的地方永远都是西藏,其实只要有蝎子在身边那里都是天堂,可是我却上不了天堂。想去西藏的永远都是孩子,“回到拉萨/回到了布达拉”,我知道自己内心很肮脏,向往那个接近天空的地方,清洗我的灵魂。常常坐在显示器前面,看着描写西藏的文字图片出神。

当我再看见蝎子的时候,我知道蝎子已经是我种下心里的一棵种子,它在生长,可这里没有阳光,她不会突破我内心的那层坚硬的核的,她只会从里面刺痛我的。她是我回不去的故乡,梦不到的天堂。蝎子那修长的腿,迷离的双眼,阳光般的笑嫣,都消失在夕阳下面,隐没在人群中间。和蝎子算是永别了。

大四其实是个烂情的季节,大家应该相互交好,孤独的人是可耻的,生命象鲜花一样绽开,我们不能让自己枯萎,没有选择我们必须恋爱,鲜花的爱情是随风飘散,随风飘散随风飘散,他们并不寻找并不依靠,非常地骄傲,孤独的人,他们想象鲜花一样美丽,一朵骄傲的心风中飞舞跌落人们脚下,可耻的人,他们反对生命反对无聊,为了美丽在风中,在人们眼中变得枯萎。

什么是恍然隔世呢?我这个时候走在学校里面,满是陌生的面孔,熟悉的人都不知道去那里了,物是人非,真的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一千年前的大唐盛事,一千年后呢?站在东大街上,除了各种叫卖的拍手声,你还能听到什么?

现在每天吃吃喝喝,狠狠的抽烟,吃散伙饭,总感觉是猪八戒要和唐僧分行李,终于还是要分了,过一天就少一天。孙悟空和他的紫霞仙子飞了,过快乐的生活去了,猪八戒回高老庄,那里有高小姐在等他了,唐僧继续他的求学生涯,沙和尚呢?他和我一样的茫然。去那里,流沙河吗?不去,一个人的时候会想蝎子的。

蝎子总说她感觉我很郁闷,其实我不喜欢郁闷这个词,如果非用什么来说的话,那还是用茫然吧。“欢乐我留不住/绝望又说不出/随便随便我说我/对一切都不在乎/有谁能帮帮我/把十字架解脱/人们只想着如何利用我/却没人问过我/是否需要些什么/这让……我茫然一片/我茫然一片/我禁不住长叹/有时候忍不住想哭/想起未来让人痛苦/却无法控制住脚步/也不知目的在何处/到底在生与死之间/那个才是真的勇敢/在我的泪水滴落前/给茫然一个答案”。

总是需要面对未来的,可是现实自己理想的生活太难,混日子方式又有很多种,我不想那样活着。

那个时候看了郭敬明的《一梦三四年》和《梦里花落知多少》,不管他真的有这样的体会还是其他的,我只是看出来一个东西,成长要付出代价的,有人付出生命,有人付出时间,我呢?付出的又是什么啊?

我和四喜喜在聊天,她在看《北京乐与路》,然后告诉我相关的情景:平路本来想搞音乐的,结果被音乐搞了……,平路还是死了,他不想毁灭的,他本来是想主宰生活的,却被生活主宰的着。四喜喜说她喜欢汪锋,喜欢一遍一遍的放汪锋的歌。她说,晚安北京,晚上的时候很喜欢这首歌。

其实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样表达自己,和蝎子一起的很多时候想说她好,真的想表达感谢,但是说出来就变了味道,我很多时候不回答她的问题,我想沉默是不是更好。可是就是这样,偶尔还是说出来的话是伤人的,伤别人,也伤自己。

我始终对哥特异端死亡等等的有点距离,从人文上来说,西方文化离我们比较远,vampire的故事,我们听起来不如画皮动人。有朋友说你为什么没有写beyond,其实我没有主动听过他们的歌,黄家驹是个传奇,他们的歌也很动听,只是我大学的这些年真的没有听过。

有人回复说,看我的文字,就想在听《无为》,对啊,我就是那样无为,却又无所不为。我摇摆不定,让我心力憔悴也觉得美。

我也没想到这个帖子有那么多人说有他们自己的影子,我以为这只是我自己的故事呢。我从前总以为自己是边缘人,其实还是长了一张普通的脸,面对我前面的人群,我的穿过而且潇洒,我知道你在旁边看啊,现在还有热情,还多少能写点,过了这几天都没热情了,这辈子可能就写这样一篇让自己满意的文字吧。赶快趁着自己还能记住的时候写写,要不就忘了。

喜欢音乐的朋友,喜欢什么乐器呢?我始终比较喜欢bass的声音,一直想学bass没机会,其实我啥乐器也不懂,连bass和吉他几根玄都分不清!我就根本没乐感。

有人觉得我们这种人很颓废,很消极,他们不知道其实我们很热爱生活,只是热爱的方式不同。很多时候不是用眼镜来看世界,是用心来看世界。

我觉得我也很热爱生活,虽然我混着,但是我还有理想,还会去努力,虽然生活和希望总是相违背,但我很努力在改变,只是没人知道,我也不想他们知道。蝎子不知道,她以为我就是这样。她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其实蝎子也永远都不会知道了,她的善良有改变我这个愚蠢的人的力量,只是我还没有到达彼岸。

四年了,我只有正式看过开学晚会,开学典礼,其他的还没有看过。这次一定认真看完毕业典礼,认真看毕业晚会。一次是开始,一次是结束。

在巍上看到一句话:只是他们选择了让关心他们的人放心的方式,我知道我还没有找到这种方式,我也在不停的寻找,让爸爸妈妈都满意的方式。

现在还在学校里面,浪费一下学校资源,在大学南路上面走走,看看,姐姐和我说了几次,让我有空去转转,可能没机会再回来了。

昨天我突然感觉自己就是沙和尚,在猪八戒分行李的那一刻,只有沙和尚是孤独的,孙悟空可以回花果山,领着他的一堆小猴子,他还可以继续做他的齐天大圣,猪八戒是不知道痛苦的人,他到那里都可以吃了然后睡去,唐僧呢?他会继续一个人的旅行,对他而言真经就是一切,你让沙和尚去那里?

流沙河的水太冷了,只有沙和尚是孤独的,不知道他会不会耐得住寂寞。当年观音姐姐点化他的时候,沙和尚还有希望,还有成佛的希望,可今天分了行李,沙和尚所有的理想,雄心,都烟消云散了。打架的时候总是打不过妖怪,大师兄动动脚就可以解决他们,西天的路上,沙和尚只是个挑夫。

如同流沙河的河底一样,无数粒沙,不只一个沙和尚。

其实我一直有个心愿,很想去看看张楚,虽然我知道他住在那里,虽然我知道他经常去的酒吧,但是我去看什么呢?我们是有代沟的,对与张楚的感动是在心里面的,说不出来的。我朋友yangbin说的好,张楚视金钱为粪土。他在西安的街上,还是和当年那个喜欢流浪的孩子一样。

这么多年了,打动我的心的依然是西出阳关的,读不出方向的,依然是爱情背后那绝望的离开,离开,离开你。我的心早已经媚俗,“中国制造”说的好,我和他都是fake,很快我们就会沦落到ordinary,我们永远都不会变成true rocker,那太难了。痛苦的蜕变。

“这冬天充满阳光/可我依然迷茫/我听到你的歌声/随风飘荡”,是不是我们的生命中注定都会有一只《水妖》,她在诱惑着我?如同蝎子一样,“无所谓什么坚强/无所谓什么悲伤/我从来都是这样/没有方向”

那一年,终于来了,离开这城市,离开蝎子,离开生命热烈的四年,离开青春,离开你,我站在长安的街头,我看着人来人往,我想着我们的爱情,它不朽吗?没有什么是不朽的,如果有,那上面的灰尘一定很厚。

终结篇

===============================

张炬死了,丁武和唐朝的《月梦》是永远无法实现了,没有张炬,只剩下半个唐朝,《演义》是高二时候听的,印象深刻的是《路桥》,一边是天一边是地,沉默是鹰,伴随着你我,寻找内心燃烧的方向。没有了蝎子,我如同唐朝没有了张炬,一样空喊着她的名字,却再也圆不了梦了。

朋友说不要再写下去了,写的再多,没人会看的,是该停止了,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处理完,而且我的热情也快写完了。

生活总要继续的,新生活对每个人而言都快要开始了,27日了,很快就结束了,毕业典礼,毕业晚会,毕业了。上路然后奔跑。那一年,我站在长安的街上,我寻找不到该去的方向。

今天计算机学院照了毕业照,然后几个朋友一起照,到处在学校里面照,那个时候什么也不想。一个人坐在这里,难过却又不可抑止的爬上来,一直幻想蝎子能在我毕业前能够给我一个问候,可是什么都没有,没有,没有消息,什么都没有。

我耳边现在回响的是天堂的《心似刀绞》,雷刚早已经剪去长发。很多乐队都准备,或者已经刚刚出了新专辑,不管黑豹的单曲是不是垃圾,不管许巍现在到底是不是媚俗,不管何勇是不是真的回来,不管这些,生活总是要继续的。人们选择现在的生活方式,有他们的理由,这对他们而言就是的。

《终结者3》里面阿诺说:你被终结了,《天生杀人狂》中Mical说:你自由了。《Dont cry》MTV的结尾Rose的双手在颤抖。

我的内心挣扎该结束了,如同这四年挣扎的时光该结束一样。

青春含在你的眼睛

幸福写在我背上

尽管不能心花怒放

嘿嘿嘿别沮丧

就当我们只是去送葬

前面是光明的大道

贴上这首《青春》,青春即将散场,就用它来结束好了,为青春送葬。

我打算在黄昏的时候出发

搭一辆车去远方

今晚那儿有我友人的盛宴

我急忙穿好衣服推门而出

迎面扑来的是街上闷热的欲望

我轻轻一跃跳入人的河里

外面下起了小雨

雨滴轻飘飘地象我年轻的岁月

我脸上蒙着雨水

就象蒙着幸福

我心里什么都没有

就象没有痛苦

这个世界什么都有

就象每个人都拥有

继续走

继续失去

在我没有意识到的青春

进入论坛讨论:离开

油罐车价格
组合式不锈钢水箱
星力捕鱼平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