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苏信息港

当前位置:

木马入殓师笔记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阿克苏信息港

导读

(一)  夜幕降临,西山村的上空,渐渐笼罩了一层雾气。四下也都开始变得阴森。只有竹林外的一间小屋,飘闪着橘黄色的菜油灯光。  这间屋子,并不

(一)  夜幕降临,西山村的上空,渐渐笼罩了一层雾气。四下也都开始变得阴森。只有竹林外的一间小屋,飘闪着橘黄色的菜油灯光。  这间屋子,并不与村庄相连,隔开了五六百米的距离。整间屋子是由木板钉成的,看来是年久失修,已经破败的屋顶上,星星点点漏下了几缕月光。屋内算上我,一共围坐了九个人。  只是灯光在月光中迷离,每一个人的相貌,都变得十分朦胧。唯独只能看清,从刘大叔的嘴里,吐出的烟雾。  田野里传来猫头鹰的叫声,还有青蛙和蟋蟀的叫声。本来在六月里的郊外,是时常能够听到它们的声响,可是在今天晚上,这一切的声音,都令人听来毛骨悚然。因为,再过几个时辰,这间屋子里的所有人,都要去做一件很不寻常的事情。  什么事情这么不寻常?  挖坟!  也就是要挖开死人睡觉的坟墓!  死者便是这村里,二十年前就已经去世的陈老太。  本来人死之后,已入土为安,为什么要在她死去的二十年后,还去打扰她呢?  原来,就在几个月以前,陈老太的儿子,忽然有一天晚上梦到了这个陈老太。梦境中,陈老太告诉他,自己常年在一个又潮湿,又窄小的一间空屋子里,过着又黑又冷的日子。  打那以后,陈老太的儿子,便寝食难安,时不时还会在半醒半梦之间,看见一个老太婆自黑暗中走来。然后,又一阵风似的没了。就这么连续折腾了几个月,他想这事情必有蹊跷。  难道说,在他意识模糊的状态下,出现的那个老太婆,正是他母亲的鬼魂前来托梦?  于是,求神拜佛,请巫婆神汉的事情,他没有少做。可是呢?该做的事情他都照做了,问题依旧没有得到解决。陈老太的儿子便反复思量,难道说是埋葬的风水不好,应该给陈老太另选一个地方安歇了吗?  在我国,千百年来就流行着风水。它作为一种民俗传统文化,上至帝王,下至普通老百姓,多十分的推崇。他便把几十里外,隔壁镇的刘师傅给请来了。这刘师傅已是一个六十二岁的老人,可是身体还很结实,双目更是炯炯有神,即便是在这暗室之中,也能看见他眼中闪露的光芒。  据村民介绍,刘师傅可是他们这一带,气的风水先生。但他真正的主业,并不依靠风水。而是一名经验丰富,与死人打过很多次交道的入殓师。  入殓师简单说,就是死人化妆师。通常要把尸体好好整理一番,然后再放入棺材里去。村人说,之所以要把刘师傅请来,不仅仅是因为他经验丰富,更重要的是他这一生,主持了不少丧葬仪式。身上的阳气与煞气都很重,有他在,一般的鬼魂都不敢胡乱作怪,就能保证在做事的时候,不发生意外。  屋内的这七个村民,他们业余的职业也非同一般。他们便是这村里村外,但凡有人死了,必然也会请上他们,去做抬棺材到入土安葬的事宜。  可是要挖开一个人的坟墓,这事情在这屋里的人,可是谁都没干过。  隔了好一会,刘师傅说:“其实挖跟埋都差不多,不同的是二十年后,死人早变成一堆白骨。”  一人道:“怕只怕那陈老太会不高兴。”  刘师傅道:“只要没做亏心事,鬼神自然不会来找你。”  可是大伙仍然没有说很多话,这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二)  朝色已临,刘师傅一大清早便到屋外的草地上,插了三炷香。然后,便用一种接近于念经的腔调,接连唱了几首不知名的山歌。他宏亮的嗓音,在田间回荡,激起了远山一片鸟语。这种人和自然界的声音,交融在一起,要是换做平常的时候,一定有一种梦幻般的感受。然而,到了现在,我还是一点睡意也没有。我也并不只是这么干巴巴的静坐了一夜,伴我一夜的是内心里的好奇与兴奋,还有这里的蚊子。  早就听说某些偏僻地方,时常发生闹鬼的事情,却没有亲眼所见。当然,我这一次并不是纯粹因为好奇,就跟着他们一块去看死人。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我恰好旅行经过此地,二是我听隔壁镇,仙霞寺的千叶禅师说,这个地方也被称为“养尸地”也就是说人死后入土安葬,尸体经过很长的时间,也不会腐烂。甚至还有的尸体,在地下几年之后,头发自然变长,牙齿和指甲也都在自然增长。  这种现象,在这个地方被认为是一种“尸变”  据说但凡发生了尸变的死者,灵魂便要长期留在深山荒冢,变成一个无依无靠的守尸野鬼。  我走到屋外,看见那刘师傅就像拜神一般,朝着他对面的那座大山,一边唱着一边拜着。  我没有打扰他,只在一旁呼吸着早晨的空气。受当地这种传说的影响,  这里的景色清幽绝俗,四周的草木也都青翠欲滴,挂着露珠,好像一点儿灰尘也没有。良久,东边的天际隐隐显出几点朱霞炫煌,淡如星光。那些就在眼前的云雾,看来似乎比眼前更近,它将山峰的大半都遮蔽了,云在雾中,雾在天地间迷幻。天地一片苍茫,苍穹一片灰暗,就像生与死之间的那种宁静。恍然间,心神似乎穿越到了一万年前,那个众神陨殁的世界。  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刘师傅的歌声已然停了。  他告诉我,刚刚那歌叫做“敬神歌”  在这个地方要成为一名职业入殓师,就必须要学会唱这种歌。在过去殡葬改革之前,当地只要有人死了,都无一例外会被葬在眼前那座大山中。当地也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那就是生活在这里的人,每次在进入那座大山之前,都要心存敬畏。因为,那里居住了不少先人。尊敬先人的人,一定会得到先人们的保佑。  敬神歌就是在入殓师,要打扰亡灵之前所唱的歌。藉由这种方式,祈望得到先人灵魂的宽恕。  上午八点,我们吃过早餐,一伙人带上了工具,就向着大山深处进发了。我注意到,刘师傅和几个村人,手里还提了一小桶的油。  我只知道那是汽油,但为什么要带汽油,我却没有问。也许是为了烧掉那些,除去的杂草吧?  这个时候朝色已逝,朝雾渐淡,剩余的一点薄雾被阳光染上了层金色。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觉得这种颜色,就有点类似于,烧给死人用的那种金箔纸的颜色。  村民们每人都在脖子上,佩戴了一块由桃木雕刻成的八卦印派,据说桃木是可以辟邪的。刘师傅将他自己佩戴的那块,拿给我戴。  这座山很高也很深,而陈老太的坟墓在更远的地方。刘师傅说,陈老太死的时候,她家里没有钱安葬她,都是村民帮着安葬的。当然也就没有钱,请什么风水先生了。  我们沿着满是荆棘杂草的山路,越走越深。一直到下午一点二十多分,才到了陈老太的坟前。  那坟墓是用砖头垒成的,上面已生满了苔藓。依照惯例,陈老太的儿子没有参加。因为在当地,亲生儿子若是参与挖坟动土,被视为不孝。只有到新坟选好,重新下葬的那一刻,他才能露面。  刘师傅首先燃起一大把的香,便用冒烟的那头对着坟墓,在空气里画了一个符号,然后再行动土。  就在所有村民,挖到一半的时候,整个天空阴霾了下来。我们都不知道,这些乌云,都是从哪里来的。我在想我们在山路上行走,而山上树木丰茂,遮挡了视线,没有注意到天气的变化是很正常的。但刘师傅说道:“动土的时候,天气忽然变阴,恐怕要有不吉利的事情。”  这句话一说,每个人的心里都不由得一沉。也就在这个时候,我们都听到了一声惨叫。  (三)  一怔之下,只看有一个村民,整个人跌进了墓穴。他大叫着在众人的搀扶下,才爬了出来,已吓得面如土色。  原来他是由于紧张过度,竟然弄断了手里的锄头。所有人的神经,都是突然一下绷紧的。刘师傅一正色,喊道:“停一下!”随后,让跌倒的那个村民,蹲在墓穴的一旁,烧些黄纸给陈老太,其他的人继续挖土,直到将那口挖了出来。奇怪的是,埋在地下二十年了,棺木一点也没有腐烂。  村民中有人说,这棺木的木料比较好。而刘师傅自己到棺木边上,抓来一把泥土,仔细瞧过了后,说:“这里的土很黑,而且比较黏,这也是导致棺木不坏的原因。”  但这一下子,我注意到所有村民的脸色,都变得有些凝重。  棺木不坏,如果加上土壤比较黏,这就意味着土壤本身的封闭性很好,酸碱度极不平衡,就不容易滋生虫蚁和腐败细菌。这也很有可能是传说的“养尸地”在当地有许多关于养尸地的传说。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听刘师傅说几年前,他们那有一个人的母亲死了。结果那人也是经常的生病,时常都会做噩梦,梦见他母亲回来找他了。  后来在入殓师的指点下,开棺验尸。果然,那人母亲的尸体,变成了一具不腐烂的僵尸。  再后来,那人为了让其母亲的魂魄早日得到安息,便把尸体背回了家中。用锋利的斧头,将尸体上的肉,一块一块的割完。再将剩余的白骨,装在酒坛里头,重新埋入了地下。  接下来,刘师傅便要将这口棺材打开。要用到的工具,便是一种铁质的撬棍。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全身的寒毛都不由自主,全部立了起来。刘师傅对我说,如果感到不喜欢,现在可以先离开,说是发生尸变的尸体,样子会特别的吓人。说实话,我当然不喜欢,但好奇心还是让我坚持了下来。  我的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那口棺材,只感到全身上下,都感到有许多蚂蚁在爬。  就在打开棺盖的那一瞬间,我们所有人,除了刘师傅外都是吓了一跳。  躺在里面的女尸,不但没有腐坏,反而脸蛋红扑扑的,就像抹过了胭脂一样。她的牙齿已变得很长,长出了嘴唇有一寸多许,暴露在外面,显得狰狞异常……  好一会,我们才敢慢慢再次走近观看。我的心依旧在怦怦乱跳,但已不是刚才那样恐惧。这回我看清了,她的手指甲也长了很多。她并不像电视里介绍的那样,干尸的模样。  她完全就是跟涂了胭脂的活人一样,身体的皮肤也都呈现一种绛红色。有一位年长的村民说,她看起来比活着的时候,更加年轻了。  刘师傅一看天色,登时脸色一沉,叫道:“不好!快要下雨了!尸体不能过夜,必须马上火化!”  我不禁一怔,是要就地火化么?  接着刘师傅便吩咐了村民,锄净了四周的野草,砍倒几棵杂木当柴。  一个步骤,就是将汽油直接倒在尸体上点火。  一刹那间,这具女尸便被熊熊的火舌所包围了。浓烟里带了股烤肉的焦味,向林子四周弥漫开来。我听见了火烧尸体的那种,噼里啪啦的声响。  没过多久,女尸竟然猛地一下,从火堆里坐了起来。  那一刻,吓得我们所有人,都源于退开了一旁。我敢说,这会是我这一辈子,所见过的一次吓人的事情了。  简直要魂飞魄散了!  只有刘师傅一个人显得稍微镇定,他笑道:“你们不要怕!这是因为尸体受热反应,死人的筋遇热,便牵动了身上的肌肉……”  但随后,刘师傅一直都在注意着天气的变化。直到大火自然熄灭,女尸化为了灰烬,雨仍然未下。刘师傅这才松了口气,说:“这下没有事情了。把她的骨灰重新埋了,就可以回家洗个澡了。”  到所有的事情都完工以后,黄昏已逝,整座大山都沉寂在一片墨色之中。这种沉寂,不禁又让我联想到,一种死亡的沉寂。  刘师傅和几个村人,亮起了手电。  路上,我问刘师傅,为什么那具尸体不能过夜?他说发生这样的尸变,是因为死人的魂虽然走了,但魄还留在体内,吸取山川的灵气,所以牙齿和指甲都在生长。时间久了,便会成为可怕的飞僵,不仅会到处食人精血,就是天上的龙也能被她杀死。若是尸体暴露于雷雨天气,很可能当时就会巨变,我们所有的人,都会有危险。”  我又问刘师傅,当一名入殓师不感到害怕么?  他说:“人的一生可以有很多朋友,但每一个朋友终都要死的,或许没有人愿意和死人做朋友。而入殓师的朋友就是这些死人。一个合格的入殓师,早已克服了对死人的恐惧。一个入殓师,也一定要完成死者家属的嘱托,让逝者得以安息,让生者得以慰藉。” 共 435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增生患者的护理方式都有那些
黑龙江男科的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标签

上一页:三月35

下一页:绳索江山文学网